当前位置:首 页法治文苑详细内容
贵州黎平:有一条最红的街叫翘街
来源:中国法治 作者:罗念初  日期:2019/7/11 字体: [大][中][小]

    2019年7月上旬的一个周末,我与一众文友,从广西融安县城长安镇出发,沿S31三北高速公路向北驰行,驱车前往贵州省黎平县,开启我们短暂而内容丰富的“红色之旅”采风行。

    作为一名广西仔,我一直对贵州的美丽山水景仰有加:那里有名闻天下的黄果树瀑布,有庄严肃穆的梵净山,有壮观如画的西江千户苗寨,还有织金古城、青岩古镇、红枫湖、荔波大小七孔等美景天下驰名,令人神往。

    当然,在我浅薄的印象中,也一直固执地以为,相比广东及江浙一带的富裕繁华,我们美丽而落后的大广西自然是自愧弗如;但如果与山高水恶的贵州省比拼贫困荒凉,我们同样也是甘拜下风的。虽然我总共也没去过贵州几次,但印象中的贵州始终是荒蛮落后的代名词,那儿的山是陡峭险峻的,那儿的路是曲折蜿蜒的,那儿的老百姓是愁苦不安的,就连那儿的天气都是阴霾迷濛的,让人见了心情烦躁郁闷的。

    果不其然,天公不作美,我们出发之际正好遇上强对流天气在湘桂黔上空流连盘旋,黑云压境,山川萧索,天空灰蒙蒙一片,随即瓢泼大雨便不要钱似的撒落下来,能见度不到前方的十几米,驾车的司机固然是小心翼翼全神贯注,我们坐车的乘客也不免提心吊胆地悬着一口气,一齐高度警惕地盯着高速公路的前方,同时在心里祈盼着老天爷能够赶紧云散雨住,天空放晴,好让我们平安赶路,安全前行。

    我们冒雨前行,终于在傍晚时分顺利抵达黎平县城。黎平县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下辖县,位于贵州省东南部,该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贵州省东进两湖、南下两广的桥头堡。

    黎平县还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面积最大且人口最多的县,其中侗族就占到该县总人口的71%,是中国侗族人口最多的一个县,也是侗族文化的主要发祥地,素有“侗乡之都”之美称。

    进入风景优美的山城古镇黎平县城,发现高楼林立,车如流水马如龙,人潮汹涌,熙来攘往,但见好一派繁华热闹景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相比繁华的黎平县城,我们融安县城落后他们可不仅仅是一星半点那么简单的了。由此可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多么的重要,唯其如此,才能开拓视野增长见识,提升境界陶冶心智;否则眼界浅陋形如井底之蛙,沾沾自喜犹如夜郎自大,则只能徒增笑料耳。

    安排好落脚点之后,我们一众文友在将晚未晚之际,在濛濛细雨中慕名前往翘街揽胜——在黎平县城德凤镇上,有一条著名的老街,叫东门街,该条街道全线不长,东起城垣东门,南至二郎坡荷花塘,全长约一公里有余,此街两头高,中间低,形状颇似一根两头翘起的扁担,为此当地老百姓均将之俗称为“翘街”,久而久之,人们一说起翘街就恍然大悟知其所指,若是蓦然之间提起东门街,则懵懂茫然不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矣。

    从翘街东面街口的制高点向下望去,则整条略有弯曲的街道尽收眼底,由青条石和鹅卵石铺就的街面已经被岁月磨砺得光洁滑润,显得既古旧厚重又富有沧桑感。街道两边尽是明清风格的铺面房屋,白墙灰瓦,飞檐高脊,店铺一间挨着一间,墙上彩绘图案精美,门窗装饰古色古香。鳞次栉比却又井然有序,给人一种古朴宁静,韵味悠长的感觉。

    翘街的大街小巷数不胜数,著名的有马家巷、姚家巷、张家巷、双井街、左所坡等,这些巷道大都由青条石配合鹅卵石镶嵌铺就,石梯连接,洋溢着浓厚的地方特色。

    游人三三两两,或欣喜地在街上寻找最佳角度拍照,将自己和翘街的恬静美色在刹那间定格为永恒;或开心地在店铺里浏览货物,与店家了解行情,咨询价格;或偏坐小吃店一角,一边品尝着当地的风味小吃黎平米粉,一边悠闲地欣赏和享受着翘街的恬淡宁静与开心幸福。看着眼前的一切,恍惚之间,我还以为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穿越到明清时期某个繁华的江南小镇里了呢。

    行走在翘街上,我看到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始终荡漾着自信而开心的笑容,或许他们有些人生活还很简朴,却依旧怡然自得,轻松快乐,那份“君子坦荡荡”的心态,那份“贫贱不移”的从容,那份“乐天知命”的淡泊,让我自愧弗如,心生敬意。

    次日早上,天空阴霾依旧,雨点飘洒依旧。我们赶在黎平会议纪念馆8点30分开馆之前,就整齐列队在门口,等待入馆参观。作为当天第一批参观的观众,我们的心情既兴奋又充满期待。

    或许有人觉得我们这些舞文弄墨的穷书生此刻的表现有些矫揉造作,有些小题大作,有些哗众取宠。那么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简要地回顾一下黎平会议之前我们英勇红军当年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1934年10月,在第五次反围剿战争中,当时的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原名秦邦宪)采纳苏联军事顾问李德的建议,实行军事冒险主义,与人多势众的国民党军队展开正面PK。要知道战场是实打实的较量,打仗是硬碰硬的对决,由于实力悬殊,敌众我寡,最终中央红军惨遭失败,不得已,唯有撤离红色首都瑞金,进行战略转移,这就是事后震惊中外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之肇始。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在湘江上游广西境内与国民党军艰苦激战五昼夜,“湘江血战连天浪”,最终强渡湘江,突破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封锁线,终于突出重围。

    湘江战役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经此一役,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余人,可谓是损失惨重。据说碧绿的湘江水都被牺牲的红军将士的鲜血染得通红,为此当年还曾有过“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说法。

    湘江突围成功后,中央红军进入湖南省境内。1934年12月12日,中央负责人在湖南省通道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借道黔东去湘西,先西进贵州黎平、锦屏,后北折黔东去湘西。

    1934年12月15日,红军攻占进入贵州省后的第一座城池:黎平县城。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有关负责人在贵州黎平县城召开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

    此时此刻,国民党的老蒋先生已经纠集了50多万的大军在前方布下重重封锁线,就等着中央红军主动跳进他已经挖好的陷阱布好的口袋,而身后的桂系军阀及其他追兵则在后面虎视眈眈。

    可以说,当时的形势不是严峻,而是相当严峻!敌情不是危急,而是万分危急!

    后退一步就是绝壁,棋差一着就悬崖。黎平会议就是在这样的险恶的形势下召开的。所幸,没有共产国际干扰,会议顺利进行。经过与会中央领导激烈的争论,会议采纳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否定了“左”倾领导人意见,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

    可以说,在中国共产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黎平会议是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具有非同凡响的意义:第一,黎平会议第一次以决定的形式否定了之前错误的军事路线。第二,黎平会议决定到黔北或川黔边地区创建新的根据地,为以后召开的遵义会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第三,黎平会议是红军战略转变的开始,是中国革命转折的一个起始点。

    中国革命的历史在这里悄然拐了一个弯,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黎平会议之后,红军的坚定了必胜的信念,重新凝聚了悲观失望的军心,摒弃了教条僵化的军事路线,实行了灵活多变的运动作战方针,从此中央红军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在之后继续征战黔东地区,表现出了顽强的战斗意志,敢于出动出击,逐渐扭转了当时被动挨打的战略态势。

    之后红军于1935年1月7日,攻克贵州省重镇遵义市。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市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从此中国革命那位最为杰出的伟大人物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标志着中国红军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中国革命走上正轨,道路也越走越宽阔。

    所以说,黎平会议是如此的重要,它当然承受得起我们对它的滔滔敬仰和绵绵情意!

    在黎平会议纪念馆门口,我看到右侧墙壁上那醒目的十二个大字:“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禁不住心旌摇荡:我们共产党人唯有勇于探索前进的方向,敢于不断突破旧有的条条框框,才能不断收获胜利,也必将收获最终的胜利!这十二个字总结得好哇,既精辟又准确,既简洁又生动。

    我们果然准时进入纪念馆参观,馆内迎面九个大字赫然跃入眼帘:“伟大转折从这里开始”,我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是啊,革命转折从这里开始,中国好运从此生根发芽。在两侧的墙壁上,我们拜读并欣赏一代伟人意气风发,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诗词《长征》和十六字令《山》三首,敬佩之至。

    在纪念馆里,我们一边仔细聆听讲解员饱含深情地讲述那一段烽火连天的革命岁月,一边认真浏览馆内陈列的各种革命文物:有红军遗留的枪枝手雷,有红军使用过的公章、油瓶、铁锅、旧衣物等生活用品,还有国民党围剿红军的电文,红军进驻黎平后所书写的宣传标语,还有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以及那些栩栩如生的领袖雕像和红军战士浴血战斗的生动造型。那一件件革命文物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那段不平凡的峥嵘岁月!

    漫步徜徉在纪念馆中,我感觉自己好象已经置身于那个炮火连天的动荡年代:眼前全是英勇奋进、前仆后继的红军战士,还有虽已破烂仍却旧迎风飘扬的猎猎红旗;耳边震荡着炮弹的爆炸声、战士的呐喊声,嘹亮的冲锋号角声,刺刀拼杀的嘶吼声、惨叫声,各种声音奔涌而来,充塞并刺痛了我的耳膜;四处飘荡的风烟迷茫了我的双眼,鲜血与泥泞溅满我的全身,脚下是凹凸不平的弹坑,到处是残垣断壁,身边是倒在血泊之中再也醒不来的红军将士,还有随处可见的敌军尸首,前面敌人阵地上那喷射着火舌发出“突突”声响的机枪依旧在响个不停!心神激荡的我伸出手去想要阻挡那收割生命的子弹,那些飞奔而来的子弹与所有的一切却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化为乌有,我的眼前依旧是参观的游客和橱窗里的各式革命文物!而我在那恍惚之间,也真实地见证了工农红军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一路走来是多么的艰辛困苦,更加体会到革命先辈们超乎常人的智慧与胆识,让我加倍理解到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呵。

    我不由得想起曾经担任《中国诗词大会》点评嘉宾的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康震教授,在点评一代伟人那首千古不朽的诗作《长征》时,他曾经情真意切地说道:……在360多天的长征途中,中央红军一共翻越了18座大山,其中有5座大山终年积雪;一共跨越了20多条大河,辗转11个省,行程二万五千多里,其中只休整了40多天,有十几天都是在决战当中度过的,平均每前进1公里,就有3至4名战士牺牲,到达陕北之后,红军由8.6万人锐减至8千人!这段话让我印象深刻,至今言犹在耳,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

    确实,正如一代伟人在他的著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里豪迈激昂地所写下的那样:它(指长征)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好汉。此话掷地有声,诚哉斯言!

    从纪念馆后门出来,就是恬静古朴的翘街,穿过狭窄的翘街,正对面当街房屋就是鼎鼎大名的黎平会议旧址了。这里当年是著名的胡荣顺商号,主人是当地的豪绅,当年红军攻打黎平县城,这位豪绅吓得带上全家老少赶紧跑路,溜之大吉。所以中央红军攻占黎平县城后,领导人就驻扎在他的家里,并在这里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黎平会议。

    行走在宁静朴实的翘街上,我不由得感慨万千:有多少游人可曾想到过,在85年前,有一群衣着朴素的工农红军,驻扎在黎平县城里作短暂的休整,他们纪律严明,爱护百姓,不乱拿群众一针一线;他们为当地老百姓修桥铺路,检修房屋,维修农具;他们尊重少数民族习俗,执行民族政策,对群众秋毫无犯。他们虽然在这里只作了短短十天的休整,却与当地侗乡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们在简朴的侗寨,在幽长的翘街,在繁华的街市,在绿色的田野,与身穿民族服装的苗族或侗族老百姓和平相处,那其乐融融的温馨场景令人感慨令人动容,难以忘怀。青山不语,丰碑永存,至今黎平县仍保存完好的红军桥就有10多处,红色革命遗址有50处。岁月沧桑,弹指一挥间,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老百姓用自己朴实的行动无言地证明着,他们始终铭记着与红军的鱼水情深,也印证着中国共产党始终贯彻执行着军民一家亲这一朴素的真理。

    我相信,当亲人般的红军将士辞别这古朴而宁静的翘街时,当地的老百姓一定是依依不舍而眼含热泪,叮嘱他们别忘了将来再回到这里来。肯定也会有热血的苗家汉子或者是侗家小伙毅然而决然地辞别翘街的父老乡亲,加入红军队伍,成为坚定而勇敢的革命战士。

    我相信,当红军辞别前行时,纯朴的侗乡人民主动为红军架桥带路,积极为红军筹备3万多人的军粮,热心收养了16名负伤的红军伤病员,为红军送上甘甜的米酒、可口的食物、还冒着热气的苞谷,以及扎实的草鞋、绵密的布鞋等等物品,他们必定都是自发自觉、心甘情愿的,他们的内心必定是万分不舍的。

    我相信,当红军辞别前行时,虽然那时候甜美悠扬的《十送红军》还没有问世,但黎平的老百姓一定会饱含深情厚意地唱响类似《十送红军》的民族歌曲,与可亲可敬的红军战士依依不舍,挥泪惜别。

    在黎平会议的正确指引下,红军将士迎着晨曦的光茫,从翘街出发,踏上新的征程,从此开始走出低谷,愈挫愈奋,愈战愈勇,不断迎来曙光,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创造出四渡赤水河、攻克娄山关、飞夺泸定桥、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激战腊子口、大胜直罗镇等一个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

    每一次牺牲都将永垂不朽,每一个英雄都值得我们尊崇仰望。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我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经过无数仕人志士的不懈努力,终于还是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崭新时代!

    翘街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它亲密依傍着鲜红的黎平会议旧址,在潜移默化中,鲜艳的红色已经成为它旗帜鲜明的永恒主题,它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全国最“红”的一条长街。

    放眼海内外,天下名街何其多也,唯有这平淡恬静的翘街与驰名天下的黎平会议旧址紧密包容,相互映衬,相得益彰:曾经低调内敛的翘街因为红色的黎平会议而声名鹊起,扬名海内外;而红军长征途中在黎平召开的这场著名会议,也因为翘街日益众多的游人而更加声名远播,深入人心。

    红色的翘街,是如此地让我留恋忘返难舍难分。

    红色的翘街,是如此地让我印象深刻再三回味。

    而红色的黎平会议,更是如此地让我肃然起敬。

    行程匆匆,在黎平接受红色革命的人生洗礼之后,纵有千般不舍,我们终于还是要辞别黎平辞别翘街了。

    此时此刻,轻风依旧,微雨依旧,迷濛的天空也还是和昨天那般迷濛。哈哈,我们在风雨的陪伴下抵达黎平,也将在风雨的护送中离开翘街。

    是啊,人在旅途,哪会没有遭遇风吹雨打的侵袭,艰难困苦的打击,以及坎坷挫折的考验,这点风风雨雨又算得了什么呢?正如后人总结黎平会议精神时所说的:只要“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那么我们就是事业的赢家,人生的胜利者。我们伟大祖国风雨无阻、砥砺前行走过七十年的光辉岁月,更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光辉成就雄辩地证实了这一点。革命事业如此,人生亦是如此,不是吗?!

    黎平之行,翘街之旅,是一次激荡心灵的精神洗礼,是一场激扬力量的视觉盛宴。驱车离开黎平,离开翘街,一路上,我的心情依然沉沦在身后渐行渐远的那片红色热土之中,沉沦在那波澜壮阔的长征史诗当中,久久不能自拔,久久不愿自拔。

    写于2019年7月10日

    作者:广西柳州市融安县人民法院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共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键字: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