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维权投诉 → 详细内容
撕毁承包合同,欺压承包人,无法无天,制造冤假错案
来源/作者:张永保    日期:2022/7/14

尊敬的媒体各位领导:

    我叫张永保,男,汉族,1960年3月3日出生,我是宁夏银川市永宁县胜利乡八渠村二组的村民,家住宁夏永宁县胜利乡农贸市场对面,电话:17795043613。
    2012年10月,胜利乡政府对八渠村二组、三组、四组、五组的基本农田进行大面积整体规划。在2013年2月1日胜利乡政府、八渠村村委会与我签订了《宁夏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委托流转协议》,期限5年(2013年2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面积1100亩(以律师从永宁县农牧局调出来2013年2月1日签订合同备案为证)。乡政府、村委会实际交付给我的基本农田土地面积为588亩,租金每亩每年800元。合同签订后,我开始进行大面积平田整地,修路、修渠、打梗。我借款投资二百万元建立了“永宁县科普示范基地”,搞有机水稻稻田养蟹。
    2013年11月30日祸从天降,胜利乡政府、八渠村委会联合起来撕毁承包合同,恶意组织策划,有目的煽动群众,强抢私分了我的588亩基本农田承包地,短短三天时间全部被栽上了树苗,给我造成巨额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二百多万元,害得我倾家荡产,债台高筑。
    在(2015)永民初字第665号可得利益案件中,八渠村出示一份2月2日签的合同,手写涂改多处:日期、格式、内容、金额全不同的伪造承包合同。《合同法》及法律法规规定:合同签订后,任何一方为了己方利益,采取非法手段控制他人,盗窃合同进行合同修改或伪造的,合同修改部分无效,维持原合同约定的内容;合同签订后,任何一方想进行合同修改的,必须告知对方,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后,重新签订合同或在原合同相应条款作修改或补充,并在修改地方加盖双方公章(个人手印)。若只有口头答应但没有对合同做修改或没有在任何一处有修改变动的地方盖章(手印),视为无效,合同维持原有内容继续生效。永宁县法院法官头顶国徽,目无国法,不讲事实、证据,漠视法律的公平和正义、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上访无人管,至今胜利乡政府、八渠村委会拒绝赔偿损害我的直接经济损失二百多万,难道权比法大? 

    控诉事实如下:

    1、八渠村黑恶势力歪曲事实,欺压百姓,巧立名目,收取我流转土地服务费147000元(50元/年/亩×588亩×5年),国家和自治区政府有哪一部法律、法规允许村委会收取土地流转服务费的?
    2、多收水费8844元。村民张洋地租水费2.3亩2035.5元。(2019)宁0121民初2009号判决书证明上述事实。
    3、胜利乡政府、八渠村委会黑恶势力,以言代法、以权压法,虚构事实,栽脏陷害我欠村委会113280元(22656元×5年),空口无凭,有什么法律依据和证据?
    4、八渠村委会变卖国家集体财产,知法犯法,卖给本人904拖拉机一台13万元,起诉到法院,还算了我3万元的利息。永宁县法院与八渠村委会暗中勾结,对八渠村委会变卖集体财产提供“保护伞”,(2016)宁0121民初1584号民事判决书能够证明上述事实。
    5、八渠村委会在2017年换届选举时,八渠村委会黑恶势力为了把持基层政权,逼迫、恐吓我写下承诺书一式四份,以撤回我起诉的直接经济损失160多万元、违约金10万元做金钱交易。村委会拉帮结派,口出狂言“今天签了,明天你儿子就选上了。今天不签,明天你儿子回家”。是谁给了他们为非作歹的权力?
    6、2013年我借款投资200万元建立了“永宁县科普示范基地”搞有机水稻稻田养蟹,整个都是按照有机水稻技术、流程操作系统,管理、培训、栽培技术有机水稻可得利益每亩733元,常规水稻每亩可得利益362元,可是却按照常规水稻可得利益计算了,每亩少算100元,共588亩,合计58800元。
    7、2014年6月30日,有机水稻10棚秧苗全部枯死,损失10万元。
    8、2014年6月30日,由于刹车失灵挂坏政府大门,赔付1万元,还被拘留15天,任何手续都没有,5亩白菜一棵也没卖掉,全部烂在田里,损失15000元(5亩*3000元);2019年12月25日到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两次共30天。
    9、五年会计费24000元(5年*4800元),还有地税。
    10、北京有机水稻检验费8000元。
    11、返回3个月土地流转租金117000元。
    12、赔付2013年10月秋耕土地费29400元。
    13、十年来利息拖了上百万,十三场官司近30万元,直接经济损失二百万元。人力、财力、物力全部赔进去,一家人受了苦,挨了打,赔了钱,坐了牢,给我们带来了太大的伤害,谁能受得了。
    我们承包土地有错吗“招谁惹谁了?中国是法治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难道权比法大吗?八渠村委会违法违纪、欺压百姓,十年了,我的土地承包纠纷案,权比法大,地方政府强权,打了十三场官司,实属奇闻,从下转到上,从上又转到下,反反复复空转,直接投入经济损失高达二百多万元,给我一家人造成这样巨额致命经济损失,现一家九口人无法生活,是一个普通百姓无法承受的压力。
    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号召脱贫致富奔小康,胜利乡政府、八渠村委会就是这样带头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的吗?
    请上级领导调查此事,了解此事,关注此事,看看这些“卖红薯”的法官、推诿“踢皮球”的黑势力政府官员,在下面是如何欺压百姓,横行乡里,伤害群众利益的。这些害群之马,给整个社会和百姓带来的是灾难,百姓哪里来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我们的材料从上转到永宁县法院,无意中给腐败法官开了绿灯,他们在下面只是照照相给中央督导组交差来欺骗上级。永宁县法官到我家里,我说冤假错案就没人管了,他们不以为然地给我的回答只是“错就错了”。为什么有错不纠?
    请求媒体介入查清事实予以曝光,纠正冤假错案,还百姓一个公平正义,赔偿给我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给老百姓一条活路!让法律在阳光下运行!
    谢谢!

                                        控诉人:张永保


                                        日期:2022年6月18日

关键字:

类别: